极限户外 户外

@广州律师刘建平 08 月 05 日 04 时
【裁判】相约 自助游 ,参与人之间不具有管理或被管理关系,而是一种自助、自我管理的关系

 

【案例】丁某甲、钟某与吴某等十三人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

【裁判要旨】通过网络交友平台相约开展的户外自助游活动,参与人之间相互平等,不具有管理或被管理的行政隶属关系,而是一种自助、自我管理的关系,形成一个临时性、松散性的团队,各行为人之间具有相互照顾和注意义务,但此种义务是有限的,各参与者均应对自身的安全承担最高注意义务。

 

四川省都江堰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书

(2014)都江民初字第10号

原告丁培安。

原告钟润英。

二原告委托代理人张懿邈,北京盈科(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吴秋君,曾用名吴晓慧。

被告徐华根。

被告张云虎,曾用名张银虎。

被告朱海安。

被告徐生跃。

被告张同全。

被告肖卫东。

被告陈聪,曾用名陈冲。

上述八被告委托代理人冯作良,四川重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秀庆。

委托代理人林怡,四川亮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廖双梅。

被告景丽。

被告曾少良。

被告李洪英。

曾少良、李洪英两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崔小波,四川公生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丁培安、钟润英与被告吴秋君、徐华根、张云虎、朱海安、徐生跃、张同全、肖卫东、陈聪、刘秀庆、景丽、廖双梅、曾少良、李洪英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2月10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进行审理。2013年12月16日,原告丁培安、钟润英申请追加景丽为本案共同被告,本院审查后予以准许。2014年1月15日被告吴秋君、徐华根、张云虎、朱海安、徐生跃、张同全、肖卫东、陈聪又申请追加曾珍的法定继承人曾少良、李洪英为本案的共同被告,本院审查后予以准许。后因案情复杂本案依法转为普通程序,并分别于2014年3月31日、2014年7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张懿邈,被告吴秋君、徐华根、张云虎、朱海安、徐生跃、张同生、肖卫东、陈聪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冯作良、被告刘秀庆的委托代理人林怡、被告曾少良、李洪英及其委托代理人崔小波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景丽、廖双梅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丁培安、钟润英诉称,二原告系夫妻关系,系受害者丁玖洪之父母。2013年8月15日,被告吴秋君相约受害者丁玖洪、曾珍和其余被告一行13人于2013年8月17日到都江堰市虹口乡旅游。后由被告吴秋君购买了啤酒、白酒和用于烧烤的相关食材,一行13人便于当日先后抵达虹口乡,并在位于虹口乡的夏府鱼庄定了5间房间。当日晚上6时,一行人便开始就餐,期间相互对受害者丁玖洪进行劝酒、灌酒。在受害者丁玖洪、曾珍下河洗脚未归的情况下,聚会结束,除被告朱海安入住帐篷外,其余10人均入住夏府鱼庄的房间休息。次日6时许,被告发现丁玖洪和曾珍不在帐篷内,至当日中午仍不见踪影,才向派出所报案。直至2013年8月22日发现受害者丁玖洪和曾珍的尸体,经法医确认二人均死于意外溺水。为保护受害人合法权益,诉至法院,要求判令:1、被告吴秋君、徐华根、张云虎、朱海安、徐生跃、张同生、肖卫东、陈聪、刘秀庆、景丽、廖双梅向二原告赔礼道歉;2、赔偿二原告丧葬费17937元、死亡赔偿金406140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死者家属办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2100元、交通费1500元、住宿费1400元,合计479077元。上述费用首先由被告吴秋君、张云虎、徐华根、景丽连带赔偿30%,剩余70%由除被告曾少良、李洪英外的全部被告连带承担;3、本案诉讼费由除曾少良、李洪英外的其余被告承担。

被告吴秋君、徐华根、张云虎、朱海安、徐生跃、张同全、肖卫东、陈聪辩称,1、被告未实施侵权行为,两受害者的死亡系意外溺水。2、两受害者的死亡与被告之间不具有因果关系。3、被告吴秋君与死者和其余被告之间均不存在横向的权利义务关系,其购买酒水等行为应为服务行为,一行十三人相约旅游,在经济上也是AA制。4、两受害者将帐篷搭建河边,对自己的死亡应承担责任。5、原告要求被告承担连带责任无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综上,原告要求被告赔礼道歉、赔偿相关费用无依据,且赔偿费用过高。

被告刘秀庆辩称,1、两名受害者的死亡与其无关,其对受害者未实施侵权行为,受害者丁玖洪与曾珍均系年满18周岁的成年人,在组织旅游的活动中,是定制了充足的房间,两名受害者却自己选择了搭建帐篷。2、被告刘秀庆与另一被告陈聪先行离场休息,对离场后所发生的事情均不知情。3、受害者自身也存在重大过错。4、本次活动不存在组织者和发起者。综上,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对其的诉讼请求。

被告景丽未到庭应诉,但向本院书面辩称,其在聚餐过程中与张同全、陈聪共喝了2瓶红酒,受害者丁玖洪和曾珍虽也饮酒,但未达到醉酒状态。

被告廖双梅未到庭应诉,但在本院向其作询问笔录时辩称,1、两受害者虽有饮酒行为,但均未达到醉酒状态;2、同行被告在发现两受害人失踪后,也尽到了相应的互助义务;3、同去旅游的各参与者独立,经济上实行AA。

被告曾少良、李洪英辩称,两受害者系同时落水,相互之间尽到了照顾义务,同时在饮酒过程中,曾珍也未对丁玖洪实施灌酒行为。

经审理查明,1、原告丁培安、钟润英系夫妻关系,系受害者丁玖洪之父母。2、被告吴秋君(网名88-木偶)、徐华根(网名飞翔)、张云虎(网名老虎)、朱海安(网名天道)、徐生跃(网名男-飞越)、张同全(网名道长)、肖卫东(网名丛林)、陈聪(网名竹子)、刘秀庆(网名悠悠)、景丽(网名小景)、廖双梅(网名安静)与受害者丁玖洪(网名男-温暖)、曾珍(网名曾小仙)均系成都旅游交友群的网友,被告吴秋君系该交友群群主。3、2013年8月15日,被告徐生跃在成都旅游交友网发帖,帖子内容为:“这个周末有啥活动……组织去漂流噻”,受害者丁玖洪回应“虹口漂最安逸”,随后被告吴秋君又多次发帖“周六去虹口,烧烤玩水,晚上吃三文鱼喝酒,第二天漂流摘猕猴桃。费用AA。联系人电话。木偶周六下午2点。茶店子客运站集合”。被告吴秋君、徐华根、张云虎、朱海安、徐生跃、张同生、肖卫东、陈聪、刘秀庆、景丽、廖双梅与受害者丁玖洪、曾珍便相约一同前往。4、2013年8月17日,被告吴秋君购买了4瓶红酒、10瓶2两白酒、两件48听小麦王啤酒及相关食材后随即前往成都茶店子客运站与张同生、徐生跃、张云虎、刘秀庆、陈聪、肖卫东、徐华根、廖双梅、景丽汇合,于午后出发一同前往都江堰市虹口乡。被告朱海安单独驱车从郫县出发前往,并与吴秋君等十名被告汇合后,共同选定了位于都江堰市虹口乡的夏府鱼庄农家乐作为本次活动的地点,一行人便在夏府鱼庄预定了3间2人间,2间3人间,共计5间房间。房间定好后一行人便开始准备食材,准备过程中,受害者曾珍乘坐丁玖洪的车赶到了夏府鱼庄。下午19时许聚餐正式开始,期间共同饮用了约10瓶2两白酒、3瓶红酒、35听啤酒,聚会持续约至24时许。5、聚会期间,被告人朱海安、受害者丁玖洪和曾珍在夏府鱼庄旁的河堤处搭建了3顶帐篷,准备入住帐篷休息。聚会结束后,被告吴秋君、徐华根、张云虎、徐生跃、张同全、肖卫东、陈聪、刘秀庆、廖双梅、景丽便入住夏府鱼庄客房。6、2013年8月18日早上,被告张云虎、张同全、徐生跃、徐华根、肖卫东在约入住帐篷休息的被告朱海安吃早餐时,发现受害者丁玖洪、曾珍的帐篷未关,两人已不在其各自的帐篷内,早饭后仍不见两受害者踪影,同行被告便采取打电话等方式寻找。直至午饭时间,两受害者仍未归队,同行被告便于2013年8月18日13时许向都江堰市公安局虹口乡派出所报案失踪。7、2013年8月22日当地村民在虹口风景区游客接待中心附近水域发现两具尸体,报案后,经受害者亲属现场辨认,系死者丁玖洪、曾珍。都江堰市公安局物证鉴定室于2013年8月22日11时-13时30分对受害人丁玖洪尸体进行法医学尸表检验鉴定,并于2013年8月26日作出(都)公(物)鉴(法)字(2013)19号法医学尸表检验意见书,主要内容为:“死亡原因系生前入水死亡可能性极大,死亡时间3-4天以上”。

另查明,受害者丁玖洪失踪死亡后,被告吴秋君、徐华根、张云虎、朱海安、徐生跃、张同全、肖卫东、陈聪、刘秀庆、景丽共支付丁培安、钟润英4500元。被告廖双梅单独支付丁培安、钟润英1500元。庭审中,原告丁培安、钟润英放弃要求被告曾少良、李洪英赔偿的实体权利。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双方陈述,原告向本院提交的双方及丁玖洪的身份信息、QQ聊天记录、QQ截图、现场照片、405医院出具的公民死亡医学证明书、都江堰市公安局虹口派出所的接(报)处警登记表以及询问笔录、我院调取的都江堰市公安局都公现照字(2013)第512号、第503号现场照片、都公(刑)勘(2013)K5101810000002013-503号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都公勘(2013)512号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都江堰市公安局物证鉴定室的(都)公(物)鉴(法)字(2013)19号法医学尸表检验意见书、2014年3月18日我院对被告吴秋君、徐生跃、景丽、刘秀庆、徐华根、张云虎、陈聪所作的询问笔录、2014年6月6日对夏府鱼庄经营者夏高国所作的询问笔录、2014年3月25日、6月9日对被告廖双梅所作的两份询问笔录在案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对受害者丁玖洪的死亡,同去旅游的参与者主观上是否存在过错,过错与死亡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

1、关于“成都旅游交友群”群主,是否存在管理责任,是否具有安全保障义务。群主,是网络常用语,即群的主人,是群的创建者,并负责群的管理,对入群的人员进行严格过滤,发布群的公告信息,组织群内活动等。本案中,被告吴秋君虽作为“成都旅游交友群”的群主,发布了“周六去虹口,烧烤玩水,晚上吃三文鱼喝酒,第二天漂流摘猕猴桃。费用AA。联系人电话。木偶周六下午2点。茶店子客运站集合”的帖子,事后也是由吴秋君先行购买的旅游用相关酒水等物品,但从QQ聊天记录和该帖子的内容上以及其后各参与者的实际行动上来看,吴秋君与其群内成员均不具有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每个活动成员都具有独立的意志,随意性较强,团体较为松散,没有形成具体的纪律规则,吴秋君本人主观上也没有组织和管理的打算,且在费用上也是为AA制,即无盈利。故原告方主张应由“成都旅游交友网”的群主承担赔偿责任的理由不成立。

2、饮酒是否是导致两受害者死亡的原因。原告主张饮酒是导致两受害者死亡的原因,对此本院认为,法律对饮酒这一行为没有禁止性规定,本案所涉及的各参与者存在共同饮酒行为,但聚餐饮酒是社会人际关系常态,也是沟通、交流、增进感情的一种方式。且饮酒各行为人均系成年人,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同时受害者丁玖洪死后也未进行法医学死亡原因的检验,根据都江堰市公安局物证鉴定室的(都)公(物)鉴(法)字(2013)19号法医学尸表检验意见书显示:丁玖洪系生前入水死亡可能性极大,其死亡与饮酒有无因果关系无相关机构的明确意见,原告方也未提交相关证据,本院无法确认。故本院对原告要求同行各被告人因饮酒导致受害者死亡的主张不予支持。

3、各被告人是否尽到了必要的救助和照顾义务。活动中各参与者结伴而行,形成临时性团队,即应具有互助的义务。本案中,原告主张一同参与本次活动的各被告人在发现两受害人失踪数小时后才报案,延误了最佳救助时机,且在受害人丁玖洪、曾珍下河洗脚未归的情况下未尽到照顾义务,是导致两受害人死亡的原因。本院认为,两受害者系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且失踪地方也无刑事犯罪痕迹,各被告人在发现两受害人失踪后,也采取了打电话、询问等各项措施,在寻找无果的情况下,于当日下午13时15分至当地派出所报案,符合一般人的注意义务,已尽到了必要的救助义务。而对于原告方主张受害人丁玖洪、曾珍下河洗脚的事实,因其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故本院对原告主张同行各被告人未及时尽到救助、照顾义务的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本院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但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四条“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之规定,尽管结伴参加旅游的各被告对丁玖洪的死亡并无过错,且已尽必要的救助义务,作为具有临时性互助团队的一员仍应分担民事责任,给予原告适当的经济补偿,本院酌情确定同去旅游的各被告人各支付原告2500元为宜,对已经支付的费用不予扣减。另外,原告丁培安、钟润英放弃要求被告曾少良、李洪英赔偿的实体权利,对此本院予以确认。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四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吴秋君、徐华根、张云虎、朱海安、徐生跃、张同全、肖卫东、陈聪、刘秀庆、景丽、廖双梅分别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支付原告丁培安、钟润英2500元,合计27500元;

二、驳回原告丁培安、钟润英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486元,由原告丁培安、钟润英负担4243元,被告吴秋君、徐华根、张云虎、朱海安、徐生跃、张同全、肖卫东、陈聪、刘秀庆、景丽、廖双梅负担4243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康艳霞

代理审判员  王 芳

人民陪审员  蒋俊秋

 

一四年七月十日

书 记 员  詹有玉

 


热门优惠 最赞榜